张太太已经三十七、八岁,但身材保养得很好, 没有中年发福而且皮肤白晰,面貌姣好, 给人的感觉如三十出头的少妇看不出她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儿。 她的女儿雯雯遗传母亲的优点,身段婀娜, 样子甜美外型比实际年龄早熟,两人走在一起, 令人误以为她们是两姊妹。 张太太的丈夫英年早逝,留下孤儿寡妇, 无所依持。 幸好张太太的丈夫生前经营小生意,把赚得的钱用来置业, 他遗下的物业除一自处住的,还有两个住宅单位租给别人, 张太在丈夫去世后亦不愁生活,专心心照顾宝贝女儿雯雯。 雯雯对读书没兴趣,中学毕业便面出来社曾做事, 张太太也不勉强她继续升学由她选择她想走的路。 家庭不用雯雯负担生活开支,她也不着急找工作, 在家呆到闷了便随意找一份工作,做一两个月, 觉得累了又辞职不干,反正没钱用可向母亲拿。 张太太每月收租有好几万,物质生活颂为宽裕, 不遇精神生活却感到空虚尤其生理需要令人藉慰。 以她正处狼虎之年,对性方面颇为渴求, 可是又不能随随便便找一个男人上床。 召男妓来服务,她又不够胆色,她寄望正正当当辟觅第二春, 结交一个可托付下半生的男人。 在一个偶然的机曾下,张太太认识到马田, 他年纪和张太太差不多仍未结婚,在一家高级食店做经理。 马田对这俏寡妇亦有意思,经常向她无事献殷勤, 张太太对高大俊朗的马田也芳心暗许两人一拍即合, 发生超友谊关系。 这晚张太太又带马田回家,她知道女儿雯雯和朋友去离岛宿营, 要翌日才回家她可以留马田在家玩个痛快。 一入屋,马田便抱着张太太热吻,舌头撩入她口腔, 两条舌头互相缠绕吞噬对方的唾液。 张太太贴着马田胸膛的双峰,一起一伏, 像替马田按摩马田的手下垂,按着张太太浑圆富弹性的胸部揉捏, 同时将胯间隆起的东西摩擦她两腿尽头的地方。 马田动手解开了她的上衣钮扣,再挑开她浅黄色的奶罩, 两只胀鼓鼓大奶稍微向下坠硕大的肉球十足, 马田双手捧着张太太只大奶揉捏。 虽然张太太年纪已不轻,但两只大奶仍充满弹性, 顶端两粒奶头是浅啡色如小葡萄般大,马田含着来吮啜, 张太太被他搞到浑身酥软发出连串呻吟。 在马田口中的小葡萄,受到刺激,渐渐膨胀茁壮, 啜完右边的一颗他又啜左边的一颗,张太太抚摸他的头发, 像怀中的婴儿吃奶。 马田啜完两颗乳头,犹有馀甘,没有就此停下来, 他沿着张太太的乳沟舔扫舐匀她的乳房, 又向下进发住小腹一直舐去,他卷起张太太那条小得无可再小的浅篮色厘士三角裤, 欣赏她浓密的大草原。 张太太的三角地带贲起,复盖厚厚鸟黑的阴毛, 表面泛起一层水光他把头凑近,嗅到阵阵骚味。 马田用舌头舐一舐铺在阴毛那层腻腻的密汁。 张太太的桃源洞不断渗出水,浸润着她茂密的大草原。 马田乐意为她效劳,他伸长舌头拨开小撮阴毛, 寻找桃源洞的入口两片厚厚的阴唇张开, 仿似对马田裂嘴而笑。 舌头撩刮张太太的桃源洞口,又有大量淫水涌出, 马田毫不考虑将滑潺潺的淫水舐扫吞食。 他的舌头捏擦娇嫩的阴道壁,张太太乐得呵呵大叫。 “噢…啊…好…好烫呀!撩…撩入哟…马田…我…我…好…更高些!”马田的舌头舐得张太太如痴如醉, 大力按着他的头压向她的阴户。 “哦!呀…”张太太的肥臀挺得高高渴望马田快点给她充实。 “马田…呀…俾我…快给我…我…好空虚呀…插进去啦…”马田似乎并不急于插进去, 他要充分热身之后才大举进军。 换了一个姿势,他仰躺住床上,张太太伏住他身上, 面对着他的阳具马田要她替他品箫,享受张太太的口舌服务。 张太太捉着马田半硬状态的阳具,张开嘴巴, 把他半截阳具吞入口中马田的阳具非常粗壮, 大约有六寸半长比张太太的亡夫威勐得多。 马田感到阳具被一湿湿暖暖的套子包着, 像浸温泉浴张太太又用舌头尖撩刮马田阳具顶端裂缝。 那是十分敏感的地方,她擦得马田全身毛孔舒张, 大叫过瘾。 张太太的口技并不比马田逊色,两人鼓相当, 互替对方添舐性器马田的阳具越发坚硬, 他反应进入作战状态爬起身叫张太太趴住床上, 他要由后挥棒入洞。 媚态毕露的张太太,驯如羔羊,将圆臀抬得高高的, 等候马田用他的巨棒探入给她填满空洞洞的阴户。 马田的阳具对准张太太湿得一塌胡涂的阴户, 臀郡住前一挺半截阳具插进她的体内,张太太呀一声叫起来。 “啊…插…大力…喔…马田…你好…劲呀…”马田往前一冲, 全根插进张太太的阴道她的阴道壁颇为紧窄, 马田的阳具一塞进去被夹得紧紧,他阳具顶端触及张太太的子宫, 按着她的腰开始抽送。 时快时慢,时深时浅的抽插,把张太太干得飘飘然, 要生要死。 “啊!插死…我啦…噢…不要停…再插进…我是贱货…插死…我了…快…噢…张太太的淫声浪语, 越叫越高马田抽插了七、八十下,张太太歇斯底里乱叫, 她快乐到灵魂出窍。 马田双手捞向前,勐捏张太太微垂的大奶, 越捏得大力张太太越兴奋,两只大奶被马田捏得变形, 张太太已陷入忘我的境界痛苦快乐她分不清楚了, 面上的表情状似痛苦其实极乐。 面部肌肉扭曲,呻吟转超低沉。 “喔…喔…呜…鸣…呀…到啦…”张太太全身一震, 四肢抽搐阴道肌肉收缩,把马田的阳具夹得更紧, 终于泄出阴精浇落马田的大龟头。 马田也差不多要作最后冲刺,抽搐了十下八下亦不支了, 阳具剧烈抖动喷出热烫烫的精液,激射落张太太的花芯。 她伏在张太太身上喘气,回味刚才的甜蜜感觉。 张太太和马田来住,经常带他返家,都是趁女儿雯雯不在的时候, 因为她怕雯雯不接受马田所以不想让雯雯见到马田, 等候适当的时机才将马田爆光。 马田亦知道张太太有一个女儿,他没有想过与张太太将来有没有结果, 所以不把这个问题放住心上。 张太太以迟早亦要让雯雯知道她结识了一个男朋友, 故和马田商量后就带雯雯出来,大家见见面, 希望雯雯可以接受母亲的男朋友将来大家好相处。 当他第一次见到雯雯,竟然被她深深吸引。 雯雯高挑的身段,娇俏可人,令马田难以控制自己的感情, 对雯雯产生非份之想希望一箭双雕,两母女他也可兼得。 至于雯雯对马田这位俊朗的叔叔,亦被他的外表所吸引。 虽然她已有男朋友,但因有拗撬,处于冷战状态, 情绪颇为低落马田的出现,她有第六感觉, 眼前的男人不是属于母亲将来的另一半。 张太太回家后,问雯雯的意见,看她对马田有何评价。 雯雯直接了当说不喜欢他,要求母亲下要和马田继续来住。 张太太想不到雯雯曾这样说,凭她的观察, 还以为女儿会接受马田做她的男朋友谁枓她竟对马田的感觉如此差。 其宜雯雯并不是讨厌马田,只是觉得马田和母亲不相衬, 他应该找个年轻的暂时母亲对马田仍有吸引力, 但过多几年马田仍然年轻,母亲容颜惭失光彩, 人老色衰马田便舍母亲而去。 所以雯雯不看好母亲和马田有结果,故意说不喜欢马田做她的爸爸。 另一方面,马田亦暗中转移目标,瞒着张太太约会雯雯, 而雯雯亦没有拒绝马田跟他约会几次,感情迅速发展。 雯雯和马田在一起,她也很矛盾,名义上马田是她妈妈的男朋友, 自己这样做会对妈妈造成很大的伤害,但她控制不了自己, 无法抗拒马田向她示爱。 有一个晚上他和马田吃饭,雯雯心事重重, 因为朋友的事和母亲的事使她感到很烦恼, 马田察容辨色开解雯雯,并建议她喝一点酒, 忘却烦恼事。 喝得半醉的雯雯,倒在马田怀中,马田没有放过这大好机曾, 将雯雯带回自己的住所抱她入房。 双颊傲红的雯雯,躺在床上,马田快手快脚脱掉自己的衣服, 爬上床哄近雯雯的脸,见她双目禁闭,嘴角微张, 马田把嘴印住她的朱唇深深一吻。 雯雯酒醉有几分醒,被马田索吻,突然张开眼睛瞪着他, 欲推开马田。 马田那肯罢手,继续强行吻雯雯,热吻渐渐把她溶化, 她没有再挣扎马田得寸进尺,解开雯雯的恤衫, 伸手入去摸她的双乳穿过深深的乳沟,探入高耸的乳房。 雯雯的乳肩比张太太更有弹性,她的皮肤滑如凝脂, 马田以纯熟的动作将雯雯的奶罩卸去。 他重施故技,含啜雯雯顶峰粉红的颗粒, 又搓捏另一颗粒实行双管齐下。 “噢…不要…放开我…”雯雯口中说不要, 但动作没相应配合反而半推半就,任由马田为所欲为。 软软嫩嫩的小颗粒,被马田啜得发硬,胀凸起来。 啊…求求你…我…忍不…住啦…” 马田的调情动作, 挑起雯雯的慾念慾焰燃烧理智。 这个男人是妈妈的情人,她不应该分享的, 但马田真正喜欢的并不是年纪不相当 的母亲, 雯雯找个理由令自己好过她认为马田和她才相配, 马田爱的人是她这样做没有不对,雯雯便可以放心和马田做她想做的事。 马田是性爱高手,他每一个动作,都令雯雯很舒服。 雯雯也不是毫无性经验的少女,她和男友早发生超友谊关系, 尝过性爱滋味的她自然知道性爱会带来肉体极大快乐。 马田经验老到,比她的男友胜几倍,起码他会照顾到雯雯的感受, 不似她男友粗枝大叶不懂调情技巧。 雯雯青春的躯体是张太太所欠缺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分赘肉, 而张太太虽说保养不错但岁月不饶人,有些地力总难掩老态, 单是肌肤已无法和雯雯相比。 雯雯平滑织巧的腰肢,嬴得马田赞叹之声。 马田扯下雯雯白色的三角裤,她的阴毛只有稀稀疏疏几条, 两片阴唇薄薄露出一条窄窄的缝隙。 浅粉红色的阴唇,令马田垂涎欲滴,他飞扑而下, 吻了雯雯的阴户一下。 然后他伸出舌头舔扫她可爱的阴唇,雯雯被他一舔, 全身一震。 马田舌头尖探入缝隙,感到非常狭窄,雯雯有点儿紧张, 两腿一夹把马田的头夹着,令他动弹不得。 雯雯此刻还想保持矜恃,叫马田不要侵犯她的桃源洞, 马田心中偷笑到此地步她还要装模作样!他故意舔得雯雯淫水四溅时, 暂停动作。 快感突然消失,雯雯难受极了,大发娇嗔, 红看脸要马田给她。 马田才继续发挥他的长处,舐得津津有味。 雯雯催促马田快提枪上马,她想一尝马田的大肉棒。 仰卧床上的雯雯被马田分开大腿,他把朝天竖起的肉棒稍为按低, 较准鱼度龟头顶着她的阴唇,一压下去。 小半截进入雯雯的洞穴,大龟头已寸步难移, 马田需运劲一顶才可以塞入大截,雯雯大唿小叫, 两手抓紧床单扭动腰肢,承受马田的冲击。 整根大肉棒深入少女的阴道,令她有澎胀欲裂的感觉, 而马田的宝贝从未享受如此紧窄的肉洞。 他一下接一下抽送,雯雯快感越来强烈, 高潮一浪接一浪马田抽送了过百下,亦无以为继。 最后雯雯也不知是第几个高潮到,低沉吼叫一声, 半昏倒过去而马田抽出阳具、喷射出浓浓白浆, 洒在雯雯的乳房和小腹上各自得到满足。 马田和雯雯背着张太太偷情,终于纸包不住火, 被张太太知道。 张太太没有怪责雯雯,因为雯雯是她的女儿, 而且年纪小她认为一切都是马田的阴谋, 利用她再占雯雯的便宜。 她怒不可竭,找马田大兴问罪,马田嘻皮笑脸, 谓张太太勿太认真大家合则来,不合则去, 他对雯雯也没有投下真惑情。 马田此话伤透张太太的心,她几乎失去理智, 随手拾起生果刀刺向马田。 。